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智財專欄
:::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Clear Out Service 2020
:::
「著作權筆記」公益網站主持人 章忠信 2012.09

1847年的某一天,法國作曲家Paul Henrion及Victor Parizot兩人,在巴黎一家著名的現場演奏音樂餐廳Ambassadeurs用餐。賓客們沉醉在燈光美、氣氛佳的環境中用餐,甚是愉快。兩位創作家比其他的賓客更是樂在其中,因為現場演奏的,正是他們嘔心瀝血的音樂作品。

雖然如此,他們同時也發現一件極不合理的現象。當他們必須因為餐廳所提供的雅座及美食付錢給餐廳主人時,餐廳主人卻不必為現場演奏他們的音樂著作支付任何對價。於是他們堅持,在沒有人就演奏其音樂而付錢給他們以前,拒絕支付在餐廳消費的費用。經過一番訴訟,Paul Henrion及Victor Parizot贏得了判決,法院確認餐廳主人必須就演奏其音樂而支付對價。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當整個巴黎,或巴黎以外的任何地方演奏他們的音樂時,Paul Henrion及Victor Parizot要如何知道,而且怎樣才能收到使用報酬呢?這是所有作詞作曲者都會面臨到的問題。於是,在1850年,法國的作詞作曲家共同成立了「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Copyright Collective Society)」,也就是法國目前仍在運作的「音樂著作作詞作曲家協會(Socie’te’ des auteurs, compositeurs et e’diteurs de musique(簡稱SACEM)」的前身。隨後的一百多年間,各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也都一一成立,並組成姊妹聯盟,相互代表各組織在當地收取外國人著作的使用報酬,再進一步分配。

源於法國的音樂著作之表演權收費團體,世界各國漸漸地發展出類似的團體,其範圍更及於各類著作不同權限的集體管理(Collective Administration),功能上更包括利用的授權(License of exploitation)、權利金的收取(Collection of remuneration)、利用的監看(Monitor of exploitation)、使用報酬的分配(Distribution of royalties)及侵權之訴訟(lawsuit of infringement),甚至及於有利於全體著作人權益的公益活動,包括遏止盜版盜用的宣導、優良作品的獎助及貧困著作人的扶助等。我國也制定了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條例,規範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的許可設立與管理監督事項,目前已有六家團體,分別接受著作權人的委託,處理大量利用音樂著作、錄音著作及語文著作的集體管理與授權業務。

誰會需要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的授權呢?不僅是廣播電台、電視台、卡拉OK經營者這些需要大量使用音樂的行業,需要與集體管理團體簽約取得授權,任何會使用到很多音樂的商家,例如餐廳、旅館、醫院、髮廊、服飾店、便利商店、客運業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營業者,都需要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的授權。基本上,這些利用都不是針對使用哪一首特定的歌要付多少錢,而是從營業額或是依營業場所面積,每年支付一筆少少的費用,就能使用團體所管理的所有作品,是一種「吃到飽(all you can eat)」的計價方式。

讓著作權人與利用人直接針對使用哪一首特定的歌要付多少錢去談授權,成本高得嚇人。透過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利用人付費使用作品,權利人分配到使用報酬,大家都有音樂聽,是個多贏的結果。為了降低授權成本,付一筆費用就能音樂「吃到飽」的計價方式,對大家都有好處。

不只是音樂,每一個公私機構內部都有影印機,這些影印機不會只印內部的文件,一定也會影印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若每部影印機每年都能夠付一筆錢給語文著作類的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再藉由團體再分配給作者,著作權法「使用者付費」的原則一樣可獲得落實,社會公平正義也能得到確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