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智財專欄
:::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Clear Out Service 2020
:::
章忠信「著作權筆記」公益網站主持人(2013.08)

專業的時代,很多產業經營上所需要的特殊創作,不一定要親力親為,常常是花錢聘請外面的專家來操刀,比在內部長期養一批人划算,選擇性也更多。相對地,很多創作高手成立獨立工作室,以蘇活族(SOHO)的工作方式接案,論件計酬,自由度也很高。

不過,這種出資聘人完成著作的交易模式,如何決定創作成果的權利歸屬,就成為很重要的約定,如果沒有預先好好規劃,事後很容易產生不必要的爭執。

依據著作權法第十二條的規定,如果沒有特別約定,出資聘人完成著作的成果,是以實際完成著作的受聘人為著作人,享有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而出資的人僅能利用該著作,並沒有取得著作權。這時,出資的人只能自己利用著作,不能授權他人利用,而且到底可以利用到甚麼地步,也很容易有爭議。有時候,出資的人想要修改一下內容,或是拿掉受聘人標示在著作上的姓名,可能都會引發受聘人以著作人格權反對,而造成不方便。

如果要透過特別約定,可以有兩種可能。一是仍然由受聘人為著作人,但以出資人為著作財產權人,一是完全由出資人成為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受聘人只能拿錢走人,對於所完成的著作,不再有任何關係。

約定以受聘人為著作人,而由出資人為著作財產權人的情形,出資人利用著作時若想要省略掉受聘人的姓名,著作權法就規定,視為著作人已經同意,讓出資人比較好利用。

以出資人為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的約定,出資人對於著作享有絕對的掌控權力,看似最有利於出資人。不過,對於出資聘請名家完成著作的情形,例如大企業出資禮聘藝術家完成贈送貴賓的藝術品,當然要維持以藝術家為著作人,才能顯示出藝術品的藝術價值,若由企業來當著作人,只會貶抑藝術品的藝術價值,對出資的企業並沒有好處。

對於受聘人而言,如果約定以出資人為著作人,自己將不再是著作人,就無法讓外界知道那是自己的創作成果,自己的姓名不能跟隨著作對外流通散布,可能不利以後的接案。如果再把著作財產權約定是由出資人享有,受聘人未來在接新案時,就必須一切重新創作設計,不能再重複使用自己已經喪失著作財產權的著作。當然,如果出資的價格很高,受聘人認為值得讓出資人取得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也沒有甚麼不可以,只是受聘人在約定時,應該要知道這樣約定的嚴重後果。

出資聘人完成的著作,在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的決定方面,只能在出資人與受聘人之間作約定,不可以約定第三人為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所以,出資的公司不能約定由公司負責人或其上下游公司為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此外,除非有共同創作且創作成果不可分的事實,否則,也不可以因為出資聘人完成著作的關係,約定由出資人與受聘人成為共同著作人,同享有著作財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