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智財專欄
:::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Clear Out Service 2020
:::

基律科技智財 葛介正 總經理

 前言:

現今企業與電子商務常常進行各類交易、授權或技術移轉,資料或數據彼此交流,尤其若該等資料或數據具機密性,倘不小心流出,有時對公司競爭或經營有重大影響。此時,有必要簽訂保密合約(Non-disclosure Agreement),讓他方負保密義務,以確保資料機密性。然而,保密事務與態樣不盡相同,如何簽定妥適之保密合約,仍須審慎考慮,本文就人、事、時、錢四面向剖析保密合約。

一、人: 

保密合約為有分為(1)雙方皆互負保密義務及(2)單方性負保密義務。比較常見是,保密合約中僅要求接受保密資訊之企業或個人方負保密義務,因為在雙方洽談過程中,其實有些資訊亦會給對方知悉,故有必要改為雙方保密,以避免重要資訊外洩。另外需注意,公司間簽訂保密合約以保障自身權益,真正有可能洩漏機密者為公司員工。故一份完善的保密合約,資訊揭露方應要求資訊接受方,限定特定人始得接觸使用機密資訊,若有需要亦可要求第三方(如資訊接受承包商)簽訂相同的保密合約。相對更佳者,企業應建立檔案管理制度並與在職員工簽訂保密合約,會有更完整的營業秘密保護效力。   

二、事:

保密合約主要保護標的事或物,常是雙方爭執焦點,為免困擾一定要明確定義或敘明機密之保護標的事或物,如特定的技術資料、營業秘密(Trade secret)、KNOW-HOW、電腦程式、客戶資料、採購量、金額等資訊,亦應列為機密予以保護。

機密資訊得以口頭、書面等方式傳播。通常機密揭露方希望一切機密資訊,無論以口頭、書面或其他方式揭露,均應屬機密。然而,此種約定因為所涵蓋的機密範圍過廣,且日後對於以口頭揭露之資訊,不易證明實際揭露或收受之資訊,導致機密揭露方難以請求損害賠償。為避免爭議,機密資訊原則上應限於以書面揭露之資訊,且需印有機密字樣者。即便以口頭或其他方式揭露之資訊,揭露者如認為該資訊屬於機密資訊者,應於揭露後一定期間內,以印有機密字樣之書面提供予機密接受方,要求接受方負保密義務。整體而言,較佳作法為可將揭露之完整資訊以附件方式呈現,口頭或其他方式揭露之資訊,以補充附件方式呈現,雙方在彼等附件或補充附件加簽署。

需注意機密之例外情形是不受保密合約規範。因此,保密合約通常會約定何種資訊不屬於機密資訊。例如:該資訊已屬公開資訊,如在簽訂保密協議書前雙方當事人已知之資訊;或非屬當事人任一方之過失而已為大眾所周知之資訊或當事人任一方以正當方式自第三人處取得之資訊;該資訊於揭露方揭露時,接受方業已獨力完成之相同資訊;接受方基於法律或法院命令而為揭露之資訊等等。

三、時:

保密期間為對於機密資訊保密之期間。若企業為資訊揭露方,則保密期間愈長愈好;若為資訊接受方,則保密期間愈短愈好。通常合約期間乃為保密合約有效期間,於期間內雙方得揭露資訊與他方,企業應依交易類型決定多久期間為適當。一般而言,企業之業務資訊或產品資訊,保密期間為三至五年,但仍須視資訊類型而決定。在技術移轉性質的機密,保密期間多為保密合約期滿或期前終止或契約解除後一年至三年。就代工企業立場,期間可以不必太長,如一年或二年即可,如將來仍須與對方接觸,僅需另行訂保密合約即可。若為重要軟體原始碼,則可約定保密期間為永久。

四、錢:

有時於保密合約中會約定違約的懲罰性損害賠償。原則上,違反保密合約時,機密揭露方本得依保密合約請求賠償以填補其損害,但是揭露方負有證明其損害數額之義務。為此,揭露方多欲以懲罰性違約賠償約定,減少日後的舉證責任。

相對的,機密接受方對於上開懲罰性損害賠償之約定多不願意接受,在這種情形之下,接受方得向他方表示,倘日後保密合約違約時,揭露方的實際損害均得請求賠償,故該懲罰性損害賠償之約定並無訂定之必要。  

結論:

合約為規範合約雙方當事人、事、時、地、物、錢、如何履行合約等條件,合約條款之有利與否繫於雙方當事人的利益,簽訂保密合約時,應充分瞭解所處的條件,在各該條款中為己方爭取最大利益。